觸控技術網|進鼎集團|幫助中心
歡迎您,
彤光科技
BOE

夏普與OPPO撕逼背后,揭露了富士康在打一場不能贏的“背水之戰”

發布時間:2020/3/16 11:15:24   編輯:dxl
提要: 據鋅財經獲悉,3月9日,夏普以智能手機通訊技術相關的WLAN專利侵權為由,向日本東京法院起訴OPPO日本公司。對此,OPPO公司進行回應,表示反對不當高價、以訴訟作為工具等不合理的磋商行為,不排除最后通過法律手段捍衛自身利益的權利。
博銳自動化

OPPO和夏普的撕逼,或許只是“冰山一角”。

據鋅財經獲悉,3月9日,夏普以智能手機通訊技術相關的WLAN專利侵權為由,向日本東京法院起訴OPPO日本公司。對此,OPPO公司進行回應,表示反對不當高價、以訴訟作為工具等不合理的磋商行為,不排除最后通過法律手段捍衛自身利益的權利。

OPPO針對夏普起訴給出回應 圖源網絡

實際上,像這樣的“禮尚往來”,早在今年年初就已開始。

據了解,夏普在今年1月就已經向東京地方法院提起了針對OPPO日本公司的專利侵權訴訟,并要求法院禁止日本OPPO在日本市場出售5款涉侵權手機。針對夏普的“挑釁”,OPPO在一個月后對夏普提起了兩起訴訟作為反擊。

對于以上事實,表面上來看,大可認為是夏普與OPPO之間針對專利權相關的訴訟大戰,畢竟從專利數據公司IPLytics近日發布的最新5G行業專利報告來看,這兩家公司算是“勢均力敵”的對手。

但是,如果以這兩家的專利戰為原點,將時間線向前拉長,就可以窺見到夏普和OPPO“兵戎相見”背后的真正原因:

那就是,站在夏普背后的富士康已身陷困局之中,對于這樣的境況,富士康選擇與OPPO打一場像一千多年前那樣的“背水之戰”。

但是,也許這一次的結局是打不贏的。

“一石二鳥”的交易

“過程是艱辛的,但結局是完美的!

富士康創始人郭臺銘曾對媒體如此形容對夏普的收購,F在來看,這句話應該是他的真心話,畢竟這場收購持續了將近4年的時間。

據了解,早在2012年3月,富士康曾與夏普達成以每股550日元、總額約為669億日元的出資協議。但在一個月之后,后者突然宣布出現虧損,股價急速下滑。對此,富士康要求降低之前約定好的每股收購價格,并且參與夏普的經營管理。

對此要求,夏普表示拒絕,雙方第一次談判就此破裂。

雖然與夏普的“第一次約會”并不愉快,但郭臺銘并沒有放棄。就在首次談判破裂的3年后——2015年4月,富士康再次向夏普提出收購意愿,但很快就遇到了阻礙。

一開始的阻礙來自日本政府,他們的擔心是此次談判如果達成,那會讓夏普的技術和專利外流。對此,富士康計劃出資6000億日元來打消他們的擔憂,但日本政府聯合其他日企也向夏普提供了3000億日元的援助。

面對兩邊的資金差距,夏普更加傾向于富士康。但就在之后的談判中,富士康發現夏普尚存在“數千億日元”的確定債務。于是,戲劇性的劇情再次上演:富士康表示,在未搞清楚情況之前,并不會簽署協議。

雖然嘴上說的拒絕,但面對“嘴邊的肥肉”,富士康也做不到不心動。就在一年后,以3890億日元(折合約為261億人民幣)收購夏普66%的股份。夏普隨后也正式“官宣”,成為富士康的子公司。

圖源網絡

至此,富士康與夏普的這場長達4年之久的收購案正式結束。雖然彼時一切已塵埃落定,但外界很多人都在討論一個問題——郭臺銘為什么會對夏普如此執著?

現在看來,或許郭臺銘完成了一次“一石二鳥”的交易。

在當時,郭臺銘的富士康在發展方面遇到了巨大的麻煩。從其公布的2016年全年營收業績可以看到,當年的業績為4.35萬億新臺幣(約1363.8億美元),相比2015年下滑了2.81%。

這是富士康自1991年上市以來的首次營收下滑,出現這一現象的主要原因是因為蘋果公司。截至當時,蘋果一直都是富士康最大的用戶,為其貢獻約為一半的營收額。也正因為這樣,iPhone手機的出貨量波動將直接反映在富士康的營收上。

據IDC在2016年年底發布的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統計表的數據顯示,iPhone出貨量在2016年已經連續3個季度同比下降。這點同樣反映在中國市場上,據IDC發布的數據顯示,2016年第二季度,蘋果手機的中國出貨量僅為8.6百萬部,較2015年同期降低了37.1%。

2016年第二季度中國手機市場五大品牌銷售量 圖源網絡

由此,在當時解決富士康對于蘋果的依賴成為當務之急,而夏普就成為了幫助其脫離困境的最好“良藥”。這是因為夏普在日本智能手機市場常年保持著前三的位置,與夏普“聯姻”對于富士康生產線是最好的補充。

除此之外,彼時由于人力、原材料等成本的上升,對于“手機代工廠”的富士康來說,也是不小的壓力,因此在生產方式和產業鏈上做出轉型也成為了燃眉之急。

而在收購夏普之后,就可以利用其優秀的液晶面板技術,從而發展下游的手機、智能電視及平板電腦等終端自主品牌市場,徹底將富士康從“代工廠”的低端大眾定位中解脫出來,使其成為全球高端公司。

實現這些,或許也完成了郭臺銘的最大夙愿。由此,郭臺銘對于收購夏普的感觸,有可能并沒有講完,還需要加一句:“花這么大功夫也是值得的!

然而,他并沒有想到的是,挑戰者會那么快到來。

后來居上的挑戰者

在賽跑比賽中,目光一直聚焦在前方對手的身上并進行追趕,這樣的行動是正確的。但如果自認為身后的對手離自己還很遠,從而就忽略他們,那就是犯傻。

這是因為,身后的對手說不定在下一秒就會超過你。

像這樣的道理同樣適用于商業,對于郭臺銘的富士康來說,首先就是對于手機代工廠這條賽道上的競爭。根據IDC在2019年3月發布的全球智能手機生產工廠排名可以看到,第一名是三星,富士康則排在第二位,在后者的眼里,前者可謂是“無法跨越的高山一般”。

全球手機廠商出貨量排名表 圖源網絡

這其中的原因,可以從三星的財報中看到。作為蘋果的對手以來,三星一直為其供應了超過一半的iPhone零部件,包括芯片、屏幕等核心部件。相比起來,富士康在蘋果的業務上,只承擔著“組裝廠”的角色。

隨著富士康收購夏普之后,又讓自己踏上了另一條賽道——全球智能手機市場、尤其是日本智能手機市場。如此關注這一市場的原因,是因為夏普這一品牌本是日本知名品牌,同時該品牌常年都處于日本市場的優勢地位。

根據市場調查機構Strategy Analytics(SA)在去年發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第二季度日本智能手機市場手機出貨量上蘋果以37.1%的份額占據著主導地位,而夏普以15.5%排在第二。

2016年第二季度日本手機市場出貨量 圖源網絡

在這兩條賽道上,富士康雖然都占據著領先地位,但也同時居于人后。對于不甘心的富士康來說,這樣的處境是尷尬的、也是想要改變的。因此,繼收購諾基亞和夏普之后,在2018年,又讓旗下的夏普收購了東芝的PC業務,讓產業鏈往外又拓展了一步。

雖然,富士康在這兩條賽道上的一直都在向前“奔跑”,但就在它身后,已經有一個本是落后的對手已經追趕到它的身邊。

這個對手就是OPPO。

而這樣的追趕,在夏普尤為自豪的日本智能手機市場表現的尤為明顯。

隨著OPPO在2018年1月進入日本市場后,就在當地設立了研發中心、建立線下運營團隊和積極與日本的運營商合作,以便更好的適應日本市場。隨著一年多的耕耘,也收獲了不錯的成績。

OPPO日本發布會,宣布進入日本市場 圖源網絡

日本IT相關調查公司BCN在匯整日本家電量販店和網路商店的實際銷售量數據后,在今年1月16日發布了2019年12月日本SIM-Free智慧手機銷售數據報告,報告顯示夏普雖有36.2%的增長,但相比于OPPO的98.1%的增長幅度來說,就是“小巫見大巫”。

除了這個方面,OPPO對于富士康的威脅也體現在對于富士康“手機代工廠”地位的挑戰上。

雖然在這條賽道上,富士康仍處在第二的位置上,但由于主營業務的蘋果訂單逐年減少,并且收購的諾基亞和夏普出貨量也一言難盡,因此富士康世界第二代工廠的位置正變得岌岌可危。

而作為后來者的OPPO,本身就屬于“自產自銷”的運營模式,擁有自己的工廠,因此它不僅是手機品牌商,同時也是手機制造商。根據IDC在2019年3月發布的全球智能手機生產工廠排名顯示,第二名是富士康,而緊隨其后的就是OPPO。

其實,早在2016年,OPPO就已經對于富士康進行了挑戰。彼時,OPPO宣布在印度建立工廠,開始研發和生產手機,并且去年,第二家工廠已經投產。這些對于富士康來說,是重大的打擊。

OPPO印度線下店 圖源網絡

綜上所述,如果說OPPO對于夏普在日本智能手機市場上的挑戰,只算是傷到了富士康的“皮肉”,那么,對于代工廠方面的威脅就可謂是傷到了“筋骨”。

正因為如此,鴻海旗下的夏普對于OPPO接二連三的起訴也算是對處于不利態勢之下的主動出擊。

然而,有可能這是一場打不贏的“背水之戰”。

打不贏的“背水之戰”

“兵士甚陷則不懼,無所往則固,深入則拘,不得已則斗”。

這句話出自《孫子兵法》,韓信也是通過這句話贏得了那場著名的“背水之戰”。在當時,韓信讓自己的士兵全部渡過綿蔓水,背靠河水進行列陣,來迎擊趙軍。

通過歷史,可以了解到這場戰爭最后結果是韓信的部隊取得最后的勝利。而對于富士康來說,對于OPPO的起訴也算是在打同樣的戰役,但或許這次并不能取得勝利。

回顧這兩次夏普對于OPPO的起訴,可以發現前者的目的只是想來維持自己在日本智能手機市場的份額和優勢,并且極大限度的壓縮OPPO在其市場中的發展,畢竟OPPO的發展已真正威脅到了夏普的生存。

但是,一個不能忽視的事實就是,在日本手機市場中能對于夏普進行威脅的不僅只有OPPO,還有華為和小米等國產手機品牌,并且也正以很快的速度搶占著日本手機市場。

華為于2018年進入日本市場之后,雖然有著本土手機廠商的圍追堵截,但憑借著與NTT Docomo合作發布P30 Pro、Mate20 Pro,與軟銀合作Nova等系列機型,通過一年時間贏得了一張好看的“成績單”。

圖源網絡

根據日本調查咨詢公司MM綜研匯總的數據顯示,在2018年日本國內的智能手機出貨量排名中,華為已進入其第5名的位置。

緊接著,小米在去年12月宣布也將進入日本手機市場,雖然目前還沒有具體銷售量數據,但對于小米手機來說,一直在為進入這個市場做著準備。由于日本屬于高收入國家,大眾對于手機更加看重品牌和高端,對此,雷軍將旗下的小米品牌已定位于高端手機市場。

更加重要的一點,小米在之后并不用依靠富士康來生產手機了。

早在去年的5G大會上,小米就曾宣稱過要建立自己的“未來工廠”,并且表示這個工廠會主要用來研發和生產小米的旗艦手機。這個消息在2019年最后一天得到印證。

在當天,小米的副董事長林斌在社交賬號上表示,小米“未來工廠”已經正式開工,并且現在小米工廠也已經具備了生產能力,未來也將會有越來越多的產品是從小米工廠“出生”的。

小米副董事長在微博上表示小米的“未來工廠”

這就意味著,隨著OPPO在2018年放棄“代工”模式,轉而通過自己自建工廠來研發產品之后,小米也緊隨其后,走上了同樣的道路。與此同時,也意味著富士康將會失去小米這樣的“大客戶”青睞。

因此,在這場“背水之戰”中,像富士康這樣的傳統手機制造商們面對的“趙軍”不僅僅只有OPPO,同時還有小米。

或許,在未來像這樣的敵人還會越來越多。(文/鋅財經 周雄飛)

想更便捷地了解液晶產業最新資訊?那就關注中華液晶網推出的微信公共平臺吧!本平臺將推送每日最新、最具看點的液晶產業資訊。微信平臺使用幫助請關注后發送“help”。具體關注方式:微信關注“中華液晶網”(微信號:fpdisplay)或掃描以下二維碼:

分享到: 6.02K

評論區>>查看更多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液晶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黑龙江11选5软件 浙江省体彩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59期 浙江排列7开奖 股票分析软件排行榜 股票分析软件哪个好 2020033期福彩3d开奖号 宁夏11选5玩法 极速赛车在线人工计划 重庆时时彩后一计划软件免费版 22选5河南最新开奖大河 幸运赛车智能走势图